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www.118kj.cn >
淘“集集”可危刮骨疗毒
作者:admin  日期:2019-11-05 06:35 来源:未知 浏览:

  10月底,双十一备战进行时。处在拖欠善款、资金链断裂危机当中的淘集集也意外出现在这波热潮中。

  “百货、服装全场1折起”“超级周末3元起,一站购齐,全场补贴一半。”淘集集首页上正在推出各式促销活动。

  正在上门讨债的淘集集商家冯鹫迷惑了。从6月开始发不出货款,超百名商家上门讨债,已经处于破产清算边缘的淘集集,还有什么资本加入这场双十一的争夺呢?

  他只能将答案归结为,淘集集仍然具备备战双十一的实力,它的运营、销售和系统维护都在照常进行,同时还有新的商家陆续加入,活动补贴一样不少,力度同样不小。

  不少的商家已经开始付诸行动,将原来商品全部下架停运的商铺,重新开始运营。冯鹫半信半疑的加入其中,赌一把。他只敢小规模的尝试,售卖后马上提现,等待一个月之后货款到账。如果货款没有到账,他就终止一切平台上的活动。

  出乎意料的是,在第三天,他收到了淘集集的货款。他告诉锌财经,平台上一切回款都已经正常,提现三天内货款都会到账,比最开始的一个月到账都快,“钱到了才是真的OK了。”

  冯鹫觉得,或许真像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在10月16号的见面会上对他们说的,淘集集还能够东山再起。

  虽然部分商家选择不再相信,决定即使赔上部分钱,也要立刻逃离淘集集。但最终还是张正平占到了上风。更多投资人和商家决定跟随他一起进行重组。

  10月31日,淘集集官方发布重组并购进程通报内容是:“10月23号,供应商债权人完成51%债务重组协议签定;10月28号,收到资方书面TS,签定投资意向书。当前淘集集并购重组进展顺利;公司运营稳定;平台运营稳定。”这意味着在23号,51%的商家同意与淘集集签订债务重组协议,5天后拿到资方的投资意向书,债务重组的速度高于业界预期。

  淘集集也许获得了重生的机会。但这次欠款事件的余波将持续。淘集集创始团队的决策失误、管理等问题摆在聚光灯下,也让社交电商的商业模式进一步接受行业的检验。

  张正平没有想到,在一年后的这一天,所有的供应商、商家都站到了他的对立面。

  继9月初网络上爆出部分商家的货款被淘集集挪用后,国庆节后,上百名商家们自发组织到上海淘集集总部,希望能够讨回被挪用的货款。

  从6月15开始,杨烁就再也没能收到自己的货款,累计金额已经超过一百万。这是他几乎全部的积蓄。“已经有过跑上去要跳楼了的人了”,杨烁告诉锌财经,每天大厦楼下都会有警车、消防车、救护车随时待命。大楼下的聚集讨债的商家超过了上百人,在杨烁认识的人当中,欠款最多的接近2000万。

  脉脉上有消息称,专做SEM广告的广告公司紫博蓝,负责淘集集的广告营销,因为给淘集集垫款,公司面临解散。锌财经询问紫博蓝相关人士,截止到发稿日仍未回复。

  为了追求高速的用户增长,大把烧钱补贴,试图依靠融资来弥补亏损。然而,平台又不收取任何费用,没有任何的商业抽成,并没有自我造血的能力。融资一旦出现纰漏,淘集集就岌岌可危。

  10月15日,张正平在淘集集的官方微博上,发布道歉信将错误归结为融资不到位、延误了最黄金的自救期,策略上继续选择烧钱获取用户。并且在道歉信中提出债务重组的方案,声称谈妥国内某大型集团公司进行重组并购,同意将并购款用于偿还欠款。

  现场的一名商家告诉锌财经,淘集集的公司账户上仅有2500万元,而亏空大概在17亿元-18亿元,涉及的商家超过千人。

  淘集集与商家代表展开了谈判。锌财经获得一份完整的淘集集平台债务重组协议,其中详细写到:在收到并购款后的15个工作日内,甲方向乙方偿付债务金额的20%。并且,甲方在协议签署后的两个月内完成大型集团公司的收购工作。剩下80%在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或者上市之后在支付。剩余债务延期至公司估值达到15亿美元时3个月内兑付10%,到达20亿美元或上市时3个月内兑付剩余70%。

  协议中还写到,如果估值未能达到债务的目标值,甲方承诺变卖“哎哟有型”(原闪电降价)资产用于偿还上述债务。而商家们需承诺在此期间不能干扰淘集集平台和张正平团队的正常经营活动,否则,视为商家主动放弃债务。

  另一个解决方案是,债转股,即按5.5亿美元的估值,将商家的债务转化为股权,商家由入驻模式变成合伙人自营。

  方案在商家群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少有人相信淘集集能够走到20亿美元的市值,认为这是霸王条款。来自湖南的淘集集商家童女士告诉锌财经,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签这份协议。

  事件僵持不下。可预想到的是,如果事情仍然不能妥善解决,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影响到公司人员的稳定、新商家的入驻,干扰用户数、获客量、交易额等数据,最终这些变化都会影响到张正平与资方的谈判,继续影响淘集集的估值。

  出乎预料的是,很快事情有了转变。10月18日下午,童女士和一部分商家告诉锌财经,他们决定放弃直接申诉并且签署了重组协议,离开淘集集总部。

  冯鹫告诉锌财经,这份最终的协议(债务重组协议)是他们8位商家代表和张正平一起拟定的。拟这份协议的时候并不轻松,如果要一句话形容就是,在极度紧张气氛的谈判桌上签下协议的。

  冯鹫回忆当天的情景,高规格的会议室,但是房间里的窗户全部紧闭,桌子上只有纸和笔,两旁站着保安,为了防止极端的事件,7个小时里,没有人休息。

  冯鹫和其他代表并不讨厌张正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张正平就对他们亮出了所有老底,这让冯鹫感觉到张正平十分坦诚。一次谈判下来,冯鹫对张正平印象不错,认为他很平易近人,没有大老板的高傲。

  “我们本来想坚持归还50%货款的底线,张正平直接说,他只有能力付20%,如果要继续付50%的话,他只能带着所有的高管去自首。”冯鹫告诉锌财经,这个时候张正平把公司所有的财务信息也一并摆在了桌面上。

  淘集集公司的财务报表,让本打算大干一番的代表们迅速冷静下来,大家开始真正坐下来给商家和淘集集想一条共同的出路。“我们相互理解才达成的这一份协议。”冯鹫觉得这一份协议客观、公正,是双方都能够接受的。

  在第一次协议达成共识之后,到第二次集体讨论债转股协议时,房间周围的保安少了,窗户也不再紧闭,张正平甚至和代表们抽起了烟。

  最后,冯鹫与其他7名代表共同发表了联合声明,支持淘集集的债务重组和债转股,支持淘集集从商家入驻模式,调整为合伙人自营模式,现有主要供应商转为淘集集股东合伙人,表示与淘集集同荣辱共进退。

  1.3亿的用户是能够获得资本关注的基础,其次是淘集集的平台仍然在正常运行,淘集集的员工也没有出现大规模的辞职,并且还在备战即将到来的双十一。最后是他观察张正平的一些行程,比如在讨论完债转股的时候,他就急急忙忙地去找投资人,表现不像是作假。

  这一点也得到了曾经在淘集集工作的杜天明的支持,他印象里的张正平在日常相处中没什么架子,人也很坦诚,有一说一,重感情,在同事们的评价里相当不错。“张正平是产品经理出生,在谈及产品和业务的时候还是比较有魅力的。”

  在他看来,淘集集有足够多的用户,并且平台的走货量和收益可观。在他的印象里,对比同时期的拼多多,淘集集的出货量要更胜一筹,并且利润也要比在拼多多上要高出五到十个点。

  然而杨烁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所有的代表都被洗脑了。他宁可将店面五折出售,都不愿意与淘集集的平台有任何瓜葛。“怎么还能去相信淘集集!”他告诉锌财经,他一定会上诉到底。

  私自挪用货款,没有盈利模式,隐瞒平台真实情况。淘集集犯下的“忌讳”让杨烁等商家不愿意再去信任淘集集。

  对此,冯鹫提到,其实淘集集的挪用的款项仅在支付宝的渠道上,而微信渠道是没有挪用的,也就意味着微信的货款是可以全额给到商家的,加上支付宝退回的20%,“如果开通了微信的,基本上能够拿到总金额的40%,所有为什么不搏一搏呢?反正到头来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内没有完成重组,一切就结束了,”冯鹫说到。

  “我们目前签约率(已经签署重组协议的商家)为35%,目标是完成51%的签约率,胜利就在眼前!兄弟们还在等什么?”19日晚上11点,张正平在微博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他一再强调,时间不多了,商家和淘集集在同一条船上。砸船的和观望的没区别,接下来的分分秒秒淘集集都可能挂掉,签署重组协议,才是所有人唯一的出路。

  从31日淘集集的公告来看,最终是张正平谈成了,他将带领多数的商家,重组淘集集。从谈判桌到社交网站,张正平的这次的合纵连横和逐步施压,最终达到了目的。他将商家们各个击破,甚至化敌为友。据现场的商家们说他们都陆陆续续离开上海,回到家乡。

  这家2018年8月才上线的社交电商平台,专注于下沉市场。其目标人群比拼多多更加下沉——集中服务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的人群。平台首页推荐的商品大多单价不超过10元。

  在互联网公司纷纷瞄准下沉市场的大趋势下,淘集集很快获得了头部资本的青睐,10月,淘集集公布第一笔A轮4200万美元的融资,由老虎基金、DTS Global、险峰旗云投资,估值达到2.42亿美元。

  张正平将当前的困境归结为融资未能及时到位,错过了自救的黄金时期。然而在杜天明眼里,淘集集的暴雷仅仅只是时间问题。

  “融资不是关键,关键是淘集集内部管理比较混乱,没有公平公正的体系规范。”杜天明告诉锌财经,淘集集发展到这个阶段,公司里的高管开始争山头,勾心斗角,但是张正平没有太在意。

  淘集集内部习惯叫张正平‘萌哥’。他平时说话彬彬有礼,条理清晰。“但是在管理上,我真有种为他着急的感觉。”杜天明说得颇为无奈。

  管理方面,淘集集内部有些混乱,CTO和运营负责人都是直接空降,晋升体制也不完善。

  “温和、重感情是他的软肋。”杜天明说,因此一些高管遇到问题喜欢打感情牌。

  他提到,张正平极为信任身边的人,以至于他曾将财务、法务、政府关系等部门同时交给一位曾经在宝尊电商处理HR工作的女性高管。据杜天明的告诉锌财经的消息,不少内部高管都觉得这位女性高管将公司财务做得一团乱,并且有从中牟利的可能。

  不到一年时间,财务部进行了轮换,轮换过来的高管同样是张正平上一次创业项目—宝尊电商的老人。然而依旧没有多大改变,在9月淘集集的财务危机就爆发了。

  “造成这次后果首当其冲的就是财务部门”,杜天明说道,如果财务做得足够清晰,财务的风控得当,但凡风控能够提供一些建议,不让张正平去挪用货款资金,也就不会出现这么大的事情。

  财务问题是淘集集事件爆发的直接原因,杜天明不止一次向张正平和财务部门提出过意见,即使不是财务背景的他都知道如果公司的资金不做银行存管是非常有风险的。这笔钱能够靠人守得住吗?杜天明问道。

  杜天明做出了一个总结,没有建立合理合规用人机制,没有的财务监管机制,没有完善的风控、内部反腐机制,这些是危机爆发的根本原因。

  在信任方面,张正平的道歉信中也说到,很多团队成员甚至依然在上海靠租房度日,抱着必胜的信心,要将淘集集做上市。他用近千字的文章安慰了媒体、商户,坦诚了自己目前的状况,并且会努力归还欠款。

  张正平或许能够依靠自己的智慧和人格魅力挽救淘集集一时,但是对于已经进入下半场的社交电商来说,它的出路到底在哪?

  2018年,行业出现了一批社区电商玩家,包括淘集集、云集、爱库存、贝店、楚楚推等企业。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搜刮流量。他们利用各种新玩法,红包、砍价、拼团,甚至打传销擦边球,一切服务流量。淘集集,首先通过微信流量和其他社交平台的流量,获取被淘宝、京东、苏宁等电商抛弃的低价客户,占领低消费人群的心智,进一步将他们的社群流量捕捉到淘集集,构建自己的流量池。

  流量补贴价格不菲,但是也是因为如此,淘集集能在短时间内取得1.3亿注册用户的成绩。根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此前的报道,淘集集设计的“现金补贴+分销返利”体系,除了能够获得返现之外,邀请好友,也可累计五次最高得25.5元的返现。

  即使是现在正处于暴风眼中心的淘集集,仍然没有停止高额补贴。锌财经记者下载淘集集App,注册新用户,即可获得1元现金奖励,如果在1小时内消费成功,最多可获得20元现金奖励。

  某一线投资机构的投资人告诉锌财经,今年开始to VC的企业会面临重大的挑战,大部分的基金对于烧钱跑数据、增规模的企业开始保持警惕和观望态度。公司需要能够做到真正盈利,实现自我造血。

  对没有能够实现盈利的公司,市场的考验早已经到来,不论是之前的ofo也好,最近的wework也罢,资本慷慨为企业贡献弹药的时期已经结束了。

  然而,对于社交电商来说,一个致命的问题在于获取流量的渠道发生改变。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告诉锌财经,“业内基本上不可能再出现一个拼多多,因为社交电商是依托社交平台去获取流量,而微信是他们获取流量最大的社交平台”。目前社交电商拼多多、云集等平台,在微信外的其他平台上获取流量的能力十分有限。

  10月18日微信官方对《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进行修订,因为不少微信用户反应受到拼团等营销活动的骚扰,用户体验下降,禁止部分拼团砍价营销,如砍一刀、帮我加速吧,这类好友助力、加速、砍价等,都被微信列入违规活动。

  未来用社交的方式去获取电商用户将越来越难,再加上腾讯对于电商的图谋已久,建立微信小程序,利用微信体系形成交易闭环。

  为了符合微信社交去中心化的用户体验,好友之间的强联系转变会社群之间的弱联系,而这种弱化的联系类似于线下百货商店,大家都是有购买需求,而谁都不认识谁,削弱了电商对于微信用户体验的影响,从而使得社交电商慢慢过渡到社群电商。庄帅告诉锌财经,尤其是在微信开始限制拼团链接之后,这种过渡的趋势会加速。

  “第四季度开始,即使是拼多多也会面临巨大困难,社交电商急需找到获取流量的新方式。”庄帅说到。

  同时,在淘宝和京东等头部电商平台开始下沉攻势,它们拥有更强的商品供应链水平,优势会慢慢向头部显现,市场份额也会进一步向头部平台倾斜。

  消费互联网的投资泡沫逐渐散去,社交电商当务之急是证明盈利能力。这也是淘集集能否翻盘的关键。

上一篇:对于这些公司而言,三中一爆料
下一篇:未婚女儿厕所生子狠心外婆勒死外孙获刑三年